最后一次见到画家苏新宏的时候,是在从上个世纪跨越这个世纪的艺术大师袁晓岑

抖音热门论坛 | 2022年08月30日10:01:28 | 阅读:65 | 评论:0

最后一次见到画家苏新宏的时候,是在从上个世纪跨越这个世纪的艺术大师袁晓岑

最后一次见到画家苏新红,是在上世纪跨越世纪的艺术家袁小岑先生逝世的那一刻。在云南艺术学院的音乐工作室,我深深地怀念着云南人民,真诚地为云南人民。纪念袁小岑先生的一代艺术大师袁小岑先生,在他生前工作的单位举行了追悼会。只见苏信宏先生消瘦的身姿,泪流满面,悲伤的告别。然而没过多久,在云南西北部的永胜县,不幸听到这位以现代油画、表现主义色彩和水墨等艺术观念而闻名的云南土生土长的艺术家去世的消息,我感到非常震惊。绘画。 “雨”参加第八届全国美展,多次携油画参加省内外美展,参加全国美展,在欧洲举办个人美展,首批落户昆明创库,为家乡云南。大地,壮丽的山河,给云南留下深爱印象的当代艺术家,令人心痛。

这几天,当我从春城晚报和网络上了解到苏先生的各种艺术信息时,看到了他参加的展览和取得的成果:1987北京国立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87油画展; 1987杭州中国首届油画优秀大赛(铜奖); 1991年香港艺术中心中国油画展; 1992年全国美展; 1992年全国双年展; 1992成都中国美术家协会新人新作展; 1993年深圳中国博雅油画大赛(获优秀奖); 1994年北京油画年展; 1994年全国美展; 1995年应邀赴德国、英国、法国参加展览交流; 1995年,油画《太阳雨》获云南省政府文学创作基金二等奖; 1996 年被特别命名为教授; 1997年英文版彩色水墨画册及油画画册(1-2)台湾出版;1998年北京当代中国油画山水展;2001年北京中国小油画展(获美术奖);2002年日本现代美术联盟邀请展;2003年自然变异——新生态艺术教材出版;云南省政府国家特殊津贴奖;2006年应邀赴意大利参加“当代传统”艺术展及学术交流。 :人生如花似锦” 不久前,“苏新宏的画作”,“通过“山水”展很吸睛,还看到了“线条的魅力——苏新宏教授的线描作品展”为家乡茶城普洱上色过年,还见到了云南艺术学院美术系、油画省重点学科教授苏新红艺术履历,科学带头人,云南省油画学会副理事长,云南省美术教育委员会委员,云南省美术家协会油画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著名书法家赈灾慈善拍卖活动新闻发布会现场,“我们云南的艺术家和书法家也关心灾区,一定要为灾区做贡献。” (云南省美术家协会主席郝平原话) 苏新洪和 当地其他知名艺术家李忠祥、梅晓青、姚中华等人,纷纷捐赠爱心和作品,以响应本次慈善拍卖。今年5月12日,四川汶川地震灾区救灾。所有收益将捐赠给遇难者。灾区人民。

最后一次见到画家苏新宏的时候,是在从上个世纪跨越这个世纪的艺术大师袁晓岑

这个时候,苏新宏先生已经知道,他患的癌细胞已经慢慢扩散到全身各处。这个时候,他知道自己要和这个美好的世界说再见了。当他的亲人和朋友永远分开时,他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他炽热的生命火焰随时可能随风消失,但他依然热爱生活,热爱生活,热爱艺术。 ,爱这个世界上所有像他一样真诚面对生活,渴望生命的阳光一如既往照耀大地的人。

当他的生活与艺术、生活、家庭、朋友、他所爱的人息息相关,这些与生活的意义越来越相关时,作为一个艺术家,他正在做他能做的事,虽然他做了没有像其他艺人那样勇敢地奔赴抗震救灾的第一线,也没有像其他健康人一样,敢于承担责任,在不同的行业和岗位上做出自己的贡献,但他的生命仍然停止了呼吸。在这最后的日子里,我默默地关注着来自灾区的各种消息。在中国如此悲痛的四川地震,造成数万人死亡和受伤的全国哀悼之际,同样影响着仍然处于死亡状态的人们。有艺术家的灵魂,盯着屏幕,感情丰富,生性同情,他有什么理由不把自己的画送到救灾拍卖会上参加拍卖呢?他有什么理由不响应这个时代、国家和人民的召唤,对艺术家永恒皈依的道德、使命和责任的召唤。

在这个离死亡和自由不远的生死抉择时刻,这位出生在东方大地彩云茶乡的中国当代艺术家,在自己对艺术的信仰中,选择了一种豪迈感和崇高感,他是与他的国家的人民。虽然艺术不能以艺术家本人所从事的艺术创作范畴来划分和界定,但世界上以真诚、进取、执着追求艺术精神的艺术家的进步之路和民族斗争,并非立足之本。祖国和人民相互依存,以代表这个时代一个国家和民族的精神力量为荣。艺术没有国界,但真正的艺术家必须将属于自己国家和民族的“高度机密”隐藏在内心的风景中,才能全身心地创作出这片值得这个时代的材料。滋养精神,精神融合物质,不断提炼出超越纯粹物质构建精神的极其恢弘壮丽的艺术世界。

最后一次见到画家苏新宏的时候,是在从上个世纪跨越这个世纪的艺术大师袁晓岑

在这里,如果只是为了拖延死亡对自己命运的残酷宣告,为心爱的家人留下宝贵的财产,他或他的家人完全可以用他的画作来换取救命钱,恢复不可抗拒的他生命中的悲惨时光,失去了生命的岁月。在这里,我不得不用一个对苏新宏先生充满敬意的陌生人的眼光,去关注这位我一直深爱着的艺术家生前和死后的境遇和风景。在苏新鸿最后的有限时间里,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和骄傲的画作。 ,回报这片感恩的土地和他曾经来到的世界。

从我所了解的各种艺术资料中得知,苏新红1950年代出生于昔日思茅地区,是今日普洱茶之乡的一位实力派当代艺术家,使者对外艺术交流活动,艺术教育硕士,自幼从遥远的边疆进入省会昆明这座历史文化传统深厚的城市,进行他一生中最重要的艺术创作,涉外交流和教书育人。活动高峰期。他与这座四季如春的东方城市结下了不解之缘。他在云南塞纳河畔的盘龙江上度过了许多难忘的时刻。

虽然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开始艺术创作活动的,但我可以从他充满活力的画作中充分欣赏他的画作。阳光,印象,鲜花,女人,浪漫,岁月,芬芳,平静,躁动,安静,激烈,感伤,关怀,慈悲,你也能看到这座城市带给他的孤独的艺术追寻之旅,生活的温暖。作为心灵的抚慰剂,每一个勇敢而执着地走在艰苦探索道路上的艺术家,都不是在不断地肯定自己,否定自己的旅程。在他的一生中,崇尚美的开始,虔诚地回归自然的生命化作了蝴蝶的灵性,静谧的色彩交响,无声的音乐在他身后的遗作中展现了辉煌;浓浓的水墨,油彩的芬芳,观念的演变,艺术的繁复,终于成了定局,直播;久远的过去,最初的起点,游子的声音,文化的痕迹,山河的追寻,柳暗花明。心的确认画家论坛抖音,心的画接连而来,云朵独自归来。

最后一次见到画家苏新宏的时候,是在从上个世纪跨越这个世纪的艺术大师袁晓岑

来看看2008年6月7日由云南艺术学院和云南省博物馆联合举办的“油画、现代彩墨、材料表现”画展正式开幕(展览地点在云南省)博物馆)。出版油画、现代色墨、材料等160幅苏新宏先生艺术画代表作。虽然在这里看到的展出作品只是苏新宏近30年艺术生涯中创作的大量艺术作品中的一小部分,但却是他用一生来充满情感的画笔综合了中国写意精神和西画写实表现的造型根源,容纳了他长期对生活和自然的体验所形成的东方山水情调、西方意识观念和心手合一。他以观念与观念的融合,创作了许多优秀的画作。在这里,苏新鸿用自己的作品表达自己的存在,让每一个看过他作品的人,都能看到从画面到精神的永恒回归,无论是极其绚丽的油画,还是独特的寓意。风情万种的色彩和墨色荡漾着,无论是阳光洒进画中的外光,还是风景怀旧的色彩写生,触动现场,吸人眼球,无论是各种墨色,关爱弱者,小,强调人文关怀,表达忧伤意识,或依靠综合材料,表现个人意识,不落俗套,敢为人先。

对苏新宏先生作品最深的印象和感受是,他是一位与众不同的当代艺术家,一位色彩的诗人,一位心灵的独白。他的作品有他独特的苏新红品味。当然,从他的画作中,我们也能看到很多东西方艺术大师对他的深远影响,但苏新鸿最终形成了自己的画风。研究不容忽视,但归根结底更重要的是,他心中有一种充满哲理和感性的诗意气质。从他的画作中,不难看出他的画布和宣纸自始至终。他的画中总是洋溢着独具匠心的苏新鸿式诗意,让人读了久久难以忘怀,进而想追根溯源,追寻作者是谁,为何能画成这样等不同的画作,独树一帜。许多艺术家。最后让我们面对他的作品思考:他的成功不是偶然的,他的画被海内外收藏,他的人文关怀不是没有道理的,在现实生活中,有很多对自然有害的情况,一个艺术家终于依靠他的作品,用他的笔,用他的眼睛,用他的心,向他深爱的世界真诚的诉说,虽然他更多时候是无能为力的,但他用他的行为准则,他的师德模范,以及他艺术创作中源源不断的生命源泉,证明他不是活在灵魂的面具里,而是活在死亡的枷锁里。在生命尽头的最后一支舞中。

面对自然,面对生活,面对生活,苏新鸿想的太多了,但死神终究不能容忍一个优秀的艺术家有太多的时间、太多的想法、太多的精力去完成。一生完美的工作,他残忍地取走了苏新宏的生命,在追悼会上最后一张笑脸相框,在新闻和报纸的字里行间尊重。要知道,此时的苏信鸿在世。他才走了五十多步,可以陪爱人到老,可以陪女儿走读书的路,但他等不及,等不及女儿长大,他画家在最神采奕奕的时候去世了,只留下一幅幅画,浓烈的色彩在苍穹下骤然燃烧,只留下一幅壮丽的景象涌入眼底,激情澎湃。

最后一次见到画家苏新宏的时候,是在从上个世纪跨越这个世纪的艺术大师袁晓岑

莫名的感伤,在心中,腾腾释放出一种温暖奔放的生活视觉体验,以及一种源自与艺术家精神联系的精神傲慢。让我真切地感受他从茶村往返茶村的悲惨旅程,让我真切地感受到,对他来说,这是一次迟来的灵魂与自然生命的回归,也许他现在的人生就是骑最后一程茶马古道上一缕茶香,悠闲地走开。或许他的下辈子,就是在这里威风凛凛地进入天地轮回的壮丽。

先生。苏信鸿的一生短暂而灿烂,就像他用来形容气质山水的气质山水,就像他的彩墨画《虫命闭天》,我记得他一生中的太阳雨,雨过天晴。有点惆怅,但卖花的人却藏在画的背后,就像画家本人一样,让人看到生活中灿烂的花朵已经悄然绽放,如果以任何政治文化背景来看,这幅杰作太阳雨随时都是心灵的杰作。曾几何时,我在看全国美展上云南美术馆展出的那幅画。苏新宏的这幅画留下了很多回忆。深刻的印象让我想起了这个人,也让我开始关注这个人的油画和其他现代艺术作品。

我看过很多和苏新红同一时代的画家的画,我也知道很多这个时代的艺术家,但是为什么我喜欢苏新红的画,原因可能不言而喻,苏新红是我们的中国云南 画家,无论是出于地域色彩还是乡土乡愁,我自然也喜欢他的画,更何况他是我在众多当代艺术家中的最爱,具有崇高的艺术探索精神。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一个真实的人,一个热爱生活和国家的人,一个将艺术生活与自然生活融为一体的人,不断用自己的眼睛,心灵的窗户,凝视窗外的风景长久以来,浩瀚的世界,繁华的红尘画家论坛抖音,万千物件,就像许多艺术家一样,在他的内心世界里,一定有一种非常真实的内在本质,无论什么样的人都可以使用。生命的本质和灵魂的真相是无法人为掩盖或强行改变的,无论你用何种强烈的生命色彩,或用什么样的手对抗时间旅行,他自始至终都是这样的人,从在他的画里面,你可以看到这个人灵魂的真面目,这个人所处的时代背景,过去的经历,以及他们内心深处对永生的渴望。理解。

最后一次见到画家苏新宏的时候,是在从上个世纪跨越这个世纪的艺术大师袁晓岑

我们看到的是,苏新宏毅然决然进入了与他相伴多年的省会昆明,毫不犹豫地进入了他出生长大的南国,遥远的边疆普洱,他小时候离开的地方。茶的故乡,在这里他找到了灵魂的归宿和生命的归宿。虽然死亡可以将他的身体从这个世界带到芬芳大地的地下,但我相信来年的香草会充满生机。他的坟墓肯定会被人填满。在来年的清明节和来年的清明节期间,一定会有很多热爱生活、热爱云南、热爱普洱、热爱艺术、热爱茶艺的人,前来瞻仰这个曾经成型的失去爱与美的人类灵魂工程师,前来瞻仰这个对亲友、学生充满爱与死的男人,向这个充满同情心和人文情怀的男人,和地方他住的地方。多彩的时代视觉体验化作了自己心中的风景,是不断提升精神境界的艺术先锋。

因此,我为云南有这样的艺术家感到自豪,也为云南失去这样的艺术家感到非常遗憾和难过。在此向他致敬,并祝愿他的灵魂升入理想的天国。世界,从容地发现另一个世界的威严与美丽,驰骋在大爱无边无际的乡野中。

2008年11月立冬之日,沧阳英红在云南西北部永胜县

-----我保证我是本作品的作者,并同意在中国金融论坛上发表本作品。并保证在此之前不限制发表,否则我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本人授权浙江中财招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全权负责本作品的出版和转载。未经浙江中财招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授权,其他媒体不得转载。

THE END

本文标题:最后一次见到画家苏新宏的时候,是在从上个世纪跨越这个世纪的艺术大师袁晓岑

本文链接:http://www.design123.com.cn/dyrmlt/138.html

版权声明:本文章是 抖音运营_抖音论坛 的原创文章,未经允许请勿转载本文章!

网友点评 展开评论

本文暂无评论 - 欢迎您

  • 文章

    297篇

  • 评论

    0条

  • 用户

    1位